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齐俊杰 > 砸下42万亿 京津冀该怎么协同

砸下42万亿 京津冀该怎么协同

打南边来了个珠三角和长三角,这几年搞得很不错,而北边虽然有个东三省,但却越搞越差,而环渤海经济圈,喊了确实不少年,但一直没什么动静,最近的政治局会议,终于要来真格的了,号称拿42万亿,砸出个京津冀一体化。这一下所有小伙伴都不淡定了,这京津冀桃园结义,为毛这么费钱!
砸下42万亿 京津冀该怎么协同 

京津冀一体化一直都是个难题,跟南方的城市群比起来,这北方的哥仨确实很难走到一起,首先级别不对等,那北京的领导明显觉得自己要高出一级,说话的声音也更大,而天津和河北显然不服,行政级别一样,凭啥要听你指挥。甚至谁当老二都很有意见,河北说你天津以前就是我的一个市,所以必须听我的,天津肯定不服,哥现在富了,而且也是直辖市,怎么也比你河北强不少。第二就是贫富差距大,北京作为全国最富的地方之一,集中了全国最好的优质资源,教育、医疗等等几乎全面垄断,天津也还不错,虽然没北京那么强势,但起码是自给自足,也能吸引不少人才加入,至于河北就惨了,之前几十年都靠钢铁吃饭,人才属于严重流失的地区,最近北京和天津说,空气太脏,要做个干净的美男子,河北人民就得全面停产,那边要呼吸新鲜空气,河北人民就得饿肚子,这就好比两个胖子加一个还吃不饱饭的瘦子,三人必须步调一致,一块减肥。这让河北相当受伤,所以一系列协调发展的举措,之前往往推不下去。

要想真的协同,就必须明确自己的定位,北京很清楚,爷就是首都,非首都功能都不要了。市长王安顺通过各种渠道反复强调,要突出抓好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核心,坚决控制住增量,坚决疏解存量,把人口疏解作为衡量功能疏解的重要指标,切实缓解人口资源环境压力。这就是要严格控制人口,事实上,早在去年,北京就开始了人口和一些产业的向外疏解。以极具代表性的动物园批发市场为例,其区域内的天皓成批发市场已经拆牌撤市,数月之间,350家商户全部搬离。今年,“动批”还将继续腾退20万平方米,并加快向周边地区疏解。可以想见的是,像大红门、中关村等等各种各样的批发零售市场,在未来都会被疏散,劳动密集型,人口密集型的产业,象什么贸易市场、工厂、炼厂一定会被清除出北京,然后通过物流业和电商的配合往里输送,供给北京市民所需。按照领导的指示,北京以后就是全国的政治中心、文化中心、国际交往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。其他的东西都可以不要。

至于天津定位是“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、国际航运核心区、金融创新示范区和改革开放先行区”。也就是说精良制造业将在天津找到发展机会,运输业,海外贸易避税都适合在天津落后,新金融和自贸区的配合,也将是天津的一大亮点。总之,天津要干的事更像是德国香港的混合体,或者说是像之前的广东深圳,会以制造和贸易为主。

最后是河北,他的定位主要涉及到产业转型升级、商贸物流、环保和生态涵养以及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。这个就比较虚了,可能是领导定调的时候自己都没想好,一个在全国比较落后的经济区域,到底该怎么发展?实在是个难题,最有可能的就是依旧按照之前的固有思维,要想富先修路的节奏,先把河北靠近北京和天津的地区路修好,然后把城造好,主要这42万亿,估计都要花在这上面,然后把北京和天津不要的,清理出来的产业,先都承接过去。比如大红门的批发市场就放到了保定,然后就是给保定配套商贸物流的环境,还有一些工厂,北京不让干了,又不符合高精尖,也进不了天津,那就只能在河北找个地方,比如荒废已久的曹妃甸,从之前的高耗能转变为低耗能的制造业,这就已经算转型升级了,至于环保和生态涵养,估计是在说炼钢你就歇了吧,即使要炼钢也必须上充足的环保措施。一个高污染地区的强制治理,显然对于环保企业是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。

但重金买棵梧桐树,相对简单,至于能不能引来金凤凰,这事就很难说了,另外,你这棵买来的梧桐树,顶多也就是个硬件,相比之下软件应该更具吸引力,比如说大家更喜欢造型奢华却空旷无人的别墅呢?还是喜欢挨着301医院,或者北京大学的公寓房。从这个角度看,与其投下去42万亿,倒不如把北京的几所著名大学搬走,把几个3级甲等医院也搬到河北。但这事估计北京死也不答应。

砸下42万亿 京津冀该怎么协同

0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