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齐俊杰 > 中国经济的出路在哪里?

中国经济的出路在哪里?

中国经济的出路在哪里?

关注:齐俊杰(这里讲经济时评)  天下齐观(这里说投资理财)

经济下行,企业裁员,产品库存严重,房地产泡沫高企。中国经济的问题一说起来,就是一大堆。而这些问题又都复杂的交织在一起,比如房地产泡沫推升了企业成本,而成本增加就必然裁员,裁员后老百姓收入下降,更加不敢消费所以库存越来越多。最后反应上来的数字就是经济下行干什么都不赚钱,于是大家宁可把钱放到账上也不去干实业,转而都去炒房。进一步推升房地产泡沫,这样的循环已经陷入了一个死结。

 

 

如何打破这个死结,其实我们早就给出了正确的解决方案,也就是供给侧改革,要以需求为核心,通过改革优化产业结构,去库存、去产能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,但问题是,世界那么大?该从哪走起呢?

其实这几个方面来看,降成本无疑是解决所有关键问题的核心。而供给侧改革,无论是撒切尔夫人还是里根总统,都是以减税为第一核心。但减税是痛苦的,因为减税完全跟凯恩斯主义的国家调控是违背的,所谓供给侧减税就是要削减国家的运行成本,减轻企业负担,而我们一贯的宏观调控则是超发货币,然后通过宽松来拉动经济增长。所以这两套思路完全是满拧。

 

 

今年上半年我们虽然提出了供给侧改革,但是货币政策上来就是宽松,天量信贷的第一季度,直接激活了房地产,以为这样可以去库存了,没想到库存不但没降,反而刺激了地王频出,然后就是三四线卖房,一二线抢房,最后冰火两重天,一二线严重资产泡沫,三四线竟然还补了库存,造成了更加的产能过剩。另外,大量的货币释放,让固定资产投资更加恶化,民间投资快速断崖式下跌,而且形成了持续性,目前只有2.1%,如果不能有效纠正,那么恐怕过不了几个月就变成负的了。最坏的一个结果就是让货币政策彻底失效,央行自己都说M1这么高是不正常的,说明大家不是缺钱,而恰恰相反都有钱,就是不干实业,资金大量脱实就虚,放的钱越多,去炒房的也就越多。实体经济不但没有得到资金雨露,反而形成了巨大的比较效应,最后干脆不干了,把钱拿出来炒房去了。所以,这是什么?典型的还是凯恩斯主义的宏观调控的思路。跟供给侧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直到7月,央行终于觉得不对劲了,M2大幅降低,踩了一脚急刹车,但刹车也是有惯性的。并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 

 

(里根加息紧缩货币)

而真正的供给侧改革,则完全跟凯恩斯主义相反,是牺牲人民福祉为代价,保护企业,压缩企业一切成本,包括给企业减税,降低资产泡沫,挤压通货膨胀。给企业盈利,给市场发展以更好地环境。比如美国当年里根就是这么搞的,甚至由于减税,把美国人民不少的福利也都砍掉了。弄得是骂声一片,差点被别人刺杀了。严控美联储超发货币,先过苦日子。倒逼市场潜力,美国经济最后走出了先跌后涨的势头,最后浴火重生,迎来了又40年的繁荣。

 

 

那么我们该怎么学呢?首先就是一定要管住央行,因为央行其实已经没用了,货币政策完全失效,根本不可能给经济带来任何的改观,只能添乱,所以必须控制M2的增长。央行这个刹车要一直踩下去。另外,主要靠财政了!要继续大幅的减税,我们总说营改增为全国企业减税6000亿,但如果算到全国5000万家中小企业头上,每家企业一年减税1万元,这还没有他一个月给工人涨的工资多,跟房租的涨幅差远了。所以并没什么卵用。降低不了企业的负担。当年里根减税将企业税直接从50%削减到了28%,基本上砍掉了一半。那么按照一年增值税加企业所得税至少6-7万亿计算,至少要减掉2-3万亿才靠谱。

另外,个人所得税也制约着居民的消费能力,个税加各种社会保障,他拿到手的钱只有72%,1万块钱工资,到手也就7000多,还得去租房,又得花掉一半,只有3000块钱,要吃饭、要出行。他还能释放什么购买力出来?如果要是房奴那就更惨了,甚至70%都会被交贷款,也就剩下2000元左右,吃饭都已经成问题,还怎么去消费,而月薪10000元,这可是个高标准,即使北上广深一大半的人,也达不到这个收入水平。

 

 

税很重,但这只是成本的其中一部分,我们国家还有各种名目的费,而这些费甚至在某些行业比税还多。再加上房价不断上涨,其实也起到了加税的作用,房租支出大幅增加,也成为勒死企业的一道绳索。所以这些都是让市场环境快速恶化的元凶,既然生产制造没有利润,那我还升级转型个屁啊,不但不研发了,连原来的工厂也都关了。拿着钱要么移民要么也去炒房。

但减税说起来很简单,他的前提是一个小政府大市场的制度结构,而我们恰恰相反,是一个大政府,每年光维持政府机构运转就需要耗费大量的财政收入。所以看似有路,但却实在拿不出这几万亿的税收反哺市场。这也就形成了现在的僵局。改革好改的基本已经都完成了,现在需要触碰自己利益了,也就进入了明显的瓶颈。我坚信这个局迟早会打破,中国人民勤劳勇敢,市场巨大,只要迈出了这一小步,未来我们释放出来的经济潜力不可估量。深圳就是个例子,如果你用体制困住他,他就是个小渔村,如果你把它的绳索解开,20年后他可以变成另一个香港。



推荐 11